上海国际电影节电影项目创投活动落幕

  • 2018-06-21
  • 来源:文汇报
  为期三天的上海国际电影节电影项目创投活动落幕,710场电影项目创投洽谈在此期间完成。对于满怀热忱的青年导演来说,上海电影节提供的四个台阶大大缩短了梦想变为现实的时间。
  从金爵短片、电影项目创投、亚洲新人奖到金爵奖,上海国际电影节的阶梯式孵化机制日益完善,为青年导演搭建了四个台阶,成为世界发现华语电影新人的重要平台。
  创投项目成产业孵化器,为电影找到欣赏的眼睛
  落雨熟梅的时节,上海国际电影节的聚光灯打在低调的新青年身上。对华语电影新人来说,灯光灿烂,好雨及时,更多青年导演热腾腾的作品找到了舞台。在此之前,他们中有人默默写着剧本,有人在小成本影片中蛰伏,寻找市场的日子里有太多 “十年寒窗无人识”的艰辛。
  好在,风来了。2006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电影项目创投发端,要做的就是以电影项目为核心,对接制作者和片厂、投资人,让沉下心创作的年轻人,拥有发光的可能。2009年上海电影节的创投板块上,导演张猛那台“钢的琴”很快引起初审评委关注,即便他陈述故事的邮件只有 40个字;《Hello!树先生》的黑色幽默,让30岁出头的韩杰获得了评委严歌苓的青睐,最终由多家电影公司联合出品;2010年,长期过着“隐士”生活的刁亦男终于让手中那团“白日焰火”对上了投资人目不转睛的黑色眼睛。
  如今,《钢的琴》《白日焰火》《十二公民》《师父》……诸多来自上影节创投的项目已成为绝佳名片。用电影人贾樟柯的话来说,具备原创素质的新人导演,有了与工业接触的桥梁。2018年,上海国际电影节电影项目创投迎来第12个年头。电影项目创投新增了“制作中项目”的推介单元,为已经完成拍摄的项目提供后期制作和国内外发行的支持。
  今年,电影项目创投共收到来自12个国家的399个项目申请,最终42个项目突围,其中六个入围“创投训练营”,10个入围“青年电影计划”,六个入围“制作中项目”。林见捷导演的《家庭简史》获得“最佳青年导演项目”;“最佳创意项目”的奖项由《热汤》和《卜贤之死》获得;“最具投资价值项目”授予《绑架毛乎乎》。
  昔日播种,今日收成。2016年以《淡蓝琥珀》获得“最佳青年导演项目”的周劼、《未择之路》导演唐高鹏均在今年入围亚洲新人奖;由藤井树合作青年导演徐展雄的《荞麦疯长》已开机;2017年第一届训练营项目 《会考试的猛犸象》以及过往项目 《甜美生活》《纹身》《平静》《童图》《诗人》等均完成拍摄,进入后期制作……创投项目至今已促成54部作品的拍摄制作,对孵化“华语”电影新力量发挥着不可忽视的作用。故事、资本、青年,在碰撞中找到彼此,确立方向。
  四大台阶落成,让华语电影新人被世界看见
  如果把上海国际电影节对新生代华语电影人的扶持举措比喻成一座阶梯,电影项目创投就是其中承上启下的重要一级。在它下面,是2017年正式设立的“金爵短片”单元,它的上面,则是亚洲新人奖和金爵奖。阶梯式的新人孵化机制由此得以不断完善,助力电影新人成长。
  “从短片开始发掘新人,通过创投帮助青年电影人制作长片,再到亚新奖全面推荐、表彰、鼓励青年创作者,使其能够逐步进入行业,完成更多的成熟作品,最后走上金爵奖主竞赛的舞台。”上海国际影视节中心副主任王晔表示,四个台阶的联动机制,铺就全流程产业链支持,塑造的是一个更为多元、细分的电影生态。
  经过不懈努力,一批批新人导演在上海被发现,一个个好故事从上海传向远方。2013年,和晓丹的 《春色撩人》入围电影创投项目,三年后参加2017萨德伯里国际电影节与加拿大新电影展展映;2015年入围亚洲新人奖的《少年巴比伦》,一路搭上“上海—东京直通车”,入围东京国际电影节“亚洲未来”单元,接着又去了塔林黑夜电影节;2016年牛涵的《热带往事》在韩国釜山电影节亮相;去年获亚洲新人奖提名的 《被阳光移动的山脉》,被金爵奖评委会主席库斯图里卡一眼相中,带回了库斯滕多夫电影节……
  如果说上海国际电影节在首个十年中致力于为本地观众“展映世界佳作”的话,那么在后来更长的时间尤其是近几年间,电影节则努力延伸至电影产业内部,盘活华语电影的创作资源,打造平台,发掘新人、对接资源、促进交流,让世界聚焦华语电影。
  梅熟而雨,水滴石穿。借着上海国际电影节为华语新人铺设的四个台阶,青年导演成长之路将有更广的视野,更通畅的桥梁,从而走得更深更广。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