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民营文艺院团已有120多家 坚持原创整体发展还不平衡

  • 2017-07-13
  • 来源:解放日报
  阳光舞蹈团团长张新刚近日感慨:“走老路终究会退步,没有创新就没有发展”。自成立以来,这个民营舞蹈团一直被危机感裹挟。去年推出的第一部原创舞剧《幻海愿》表明,他们在院团的发展道路上又迈出了一步。目前在上海,像阳光舞蹈团这样的民营文艺院团有120多家。近年来,虽然不少民营院团的发展驶上了快车道,但整体发展仍不平衡,不少民营院团挣扎在生存线上,缺乏优秀原创剧目立足上海大舞台。
 
  每年,市文广局和市演出行业协会等单位都会搭建平台,从场租补贴、创作孵化、人才培养、文化交流等方面对本土民营剧团进行扶持;上海演艺工作者联合会则积极为体制外优秀演艺人才解决职称、户口等难题,希望吸引更多的体制外演艺人才在上海扎根,激活更多民营院团的原创活力。
 
  激发民营院团创作实力
 
  原创舞剧《幻海愿》的推出并不容易,高昂的场租、营销经验的缺乏,给阳光舞蹈团带来巨大压力。不过,张新刚不打算放弃。接地气、不断试错、坚持不懈,让阳光舞蹈团充满生命力。
 
  和张新刚一样来自北方的赵松涛,在上海耕耘着相声社团田耘社。10多年来,田耘社从起初没有场地、没有演员、没有资金、没有舞台的困境中走出并慢慢成长壮大。田耘社的许多原创相声,融入上海地域特色,让这门带着北方基因的传统曲艺更加接近本土观众的日常生活和审美。去年5月,田耘社的原创相声剧《子曰》首演,把《论语》的故事以相声的方式呈现,获得了不错的口碑和票房。今年5月,这部戏在孔子故里曲阜上演。下一步,田耘社将打造《杏坛》,继续讲述孔子的故事。赵松涛希望,田耘社能创排一系列与传统文化和诸子百家相关的原创相声剧。
 
  民营院团的创作实力不容小觑,一如上海文化广场副总经理费元洪所说,在国内音乐剧市场相对成熟的上海,一直以来却鲜有拿得出手的本土原创音乐剧。要提升上海这座城市的文化创造力,必须激发民间的创造力。
 
  留住有梦想和才华的年轻人
 
  要出好戏,还是要靠人才、靠团队。面对市场不成熟、创新成本高的现状,力量不够强大的民营院团,可能一部戏做不好,团队就散了。上海音乐学院音乐戏剧系主任赵光见过许多来自民间的、有才华的年轻人。他说:“上海需要创造土壤,留住这些有梦想有才华的年轻人,才能自下而上地为这座城市的舞台带来持续不断的活力。”
 
  如今的阳光舞蹈团,有30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舞蹈演员。这些年来,舞蹈团招到的演员业务能力越来越强,给张新刚增添了走原创道路的信心,于是才有了首部原创舞剧《幻海愿》。赵松涛的田耘社里,有全职演员,也有不少是业余来学习表演的。慢慢地,有些人就从业余变成了全职演员。
 
  现代人剧社在过去几年里与上戏、同济、视觉等有戏剧专业的大学签约建立教学实验基地,通过合作不断吸收编导和演员人才。他们与其他文化机构合作建立的青年创作孵化基地,签约了41位青年编剧。在此基础上,现代人剧社积极创作演出具有上海特色的舞台剧系列,如海派话剧系列的《四个婚礼》《汇贤坊》《大世界》等,得到国家艺术基金与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的支持资助。现代人剧社社长张余说:“民营院团不仅缺乏优秀的创作人才和表演人才,还缺乏优秀的艺术管理领军者,有时管理人才比资金更重要。上海的民营院团要做强做持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设立一个专属中小型剧场
 
  悬疑剧是现代人剧社的一大特色。这些年,现代人剧社排演了41部中外悬疑名剧,并打造新光悬疑剧场,在演出市场上逐渐站稳脚跟。
 
  缪时文化是上海屈指可数的专注音乐剧制作推广的民营公司,为了让原创音乐剧《因味爱,所以爱》有地方演,去年,他们在上海开了全国首家音乐剧主题餐厅。通过长时间的驻场演出,原创音乐剧高昂的制作成本收回了,也让这家民营公司坚定了原创的信心。
 
  但对更多的民营院团来说,租场难、租场贵的问题,始终是他们必须面对的“拦路虎”。
 
  赵光提议,为全市民营演艺团体设立一个专属的中小型剧场,解决民营剧团借场地贵、借场地难的困境。他提出,苏州河沿岸有许多老厂房,不少适合改建成剧院。人民广场周围的老剧场也正在“活化”,可以为民营剧团提供更多的舞台。上海大光明文化(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沈为民认为,上海各个社区和学校的会场和礼堂应该更好地利用起来,给民营剧团和业余剧团去排练和表演。当然,民营剧院也可以多尝试将表演场所延伸至酒吧、咖啡馆和室外空间,拓展上海更立体的文化空间,为观众提供更多元的文化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