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毛泽东旧居陈列馆明天重开 毛泽东一生37次到访上海

  • 2018-01-01
  • 来源:上观新闻

  甲秀里,位于上海茂名北路120弄,是有100多年历史的老式石库门。一进弄堂门,映入眼帘是一座毛泽东与杨开慧以及年幼的岸英、岸青一家四口的雕像,雕像四周摆满居民自发献上的花束。1924年6月到12月,毛泽东携夫人杨开慧与岳母及孩子来到上海,寓居于甲秀里,这里是毛泽东一生中在上海居住时间最长的地方。

  在闭馆修缮近两年后,明天,甲秀里内的上海毛泽东旧居陈列馆,将重新对公众开放:甲秀里经过修缮恢复了历史原貌,老馆原有陈设被优化,新增了大量毛泽东1924年在上海执行部工作期间的书信、文件等展品与史料,重现了毛泽东一家当年居住时的场景,重点展示了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时期在上海的活动足迹。日前,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跟随静安区文史馆工作人员探访了上海毛泽东旧居陈列馆

  甲秀里是毛泽东在上海居住最久的地方

  重开的上海毛泽东旧居陈列馆位于茂名北路120弄5、7、9号(原慕尔鸣路甲秀里317、318、319号)。毛泽东一家当时居住在7号一楼,二楼居住着蔡和森与向警予。

  上海是光荣之城,留下共产党人英勇奋斗的无数红色印记。毛泽东和上海的关系极为密切,他曾先后37次到访上海,其中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共来过11次,甲秀里就是他在第10次到上海时居住的地方。

  在7号一楼,穿过客堂间,走进里房,真人大小的蜡像再现了毛泽东一家人的温馨时光:杨开慧坐在床边,怀抱着2岁的岸英,不到1岁的岸青正躺在她身边的摇篮中,毛泽东坐在窗前的书桌边凝思。往里走,可到一间不大的后厢房,是杨开慧母亲的卧室,她经常帮助毛泽东与杨开慧带两个外孙。

  在7号一楼,穿过客堂间,走进里房,真人大小的蜡像再现了毛泽东一家人的温馨时光。

  “在这次修缮中,室内修缮根据相关史料、图纸,借鉴相似建筑做法,重做了木室板墙及上部板条格栅,编织角度由原来的45°改为60°。”静安区文史馆副馆长朱润指着两个房间之间墙壁上的一段木栅栏告诉记者,同时参照中共一大会址的形式补配了门执手、插销、风钩等五金件,尽量还原当时的历史风貌。

  1923年6月,中共三大在广州召开,大会决定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的方式实现国共合作。毛泽东在中共三大会议、执行委员会会上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中央局成员并兼中央局秘书,协助陈独秀处理中央日常工作,第一次进入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核心。1924年1月,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出席代表165人,包括毛泽东在内的20多名共产党员,这次会议确立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革命政策,标志着第一次国共合作正式形成。

  1924年2月,毛泽东来到上海,在担任中共中央执行委员等职务的同时,在国民党中央上海执行部被委以重任,成为中共在国民党中央上海执行部的中心人物。国民党中央上海执行部,是国民党在广东根据地之外的最重要机构,统筹江苏、浙江、安徽、江西、上海等地工作。在这个期间,毛泽东努力协调共产党和国民党的行动,积极争取国民党进步势力的支持,坚定反击国民党右派的破坏,为维护国共合作的大局做出了重大贡献。

  “1924年2月,毛泽东来到上海,最初他居住在三曾里,就是如今静安区公兴路一带的一处石库门(已在1932年的“一·二八”淞沪抗战中被日军炮火焚毁);6月搬入甲秀里,这里距离国民党上海执行部机关不远,交通方便。”朱润说。

  新增大量展品,部分在大陆首次展出

  在上海毛泽东旧居陈列馆的众多展品中,有不少装裱精美的信件与文件,很多都是重开后新增进来的。

  在一份《蔡林蒸致毛泽东、罗章龙函》的左上方,有三行遒劲有力的毛笔字:“业已成立区分部,执行委员蔡林蒸、何量澄(?)。”这是1924年5月30日国民党上海执行部党员、中共党员蔡林蒸致毛泽东、罗章龙的一封书信,蔡林蒸进行党务工作的申请,书信左上方三行字则是毛泽东的批复,(?)是表示毛泽东当时的思考。

  为紧扣旧居主题,上海毛泽东旧居陈列馆深度挖掘红色资源,在老馆资料的基础上增补了大量实物、图片、照片、书籍、报刊、影视资料、书信、批示、手稿、遗物与画作等资料,增补内容最多的是毛泽东1924年在国民党上海执行部工作期间的相关展品,包括毛泽东从事国民党党务工作的文件和往来信件复制品,其中不少文件与信件上都有毛泽东的手迹和批复,非常珍贵。如,毛泽东手迹《毛泽东致平教委员会诸同志函》等。这些史料原件保存在台北国民党党史馆,部分是在大陆首次展出。

  “新增的展示内容充实了毛泽东历次来上海的前因后果,使毛泽东从事的具体革命工作更加清晰。在时代大背景下,展示毛泽东在上海的革命工作,也通过毛泽东的在沪生活,反映当时的时局特点,两者互为融合佐证,更加清晰地展示出毛泽东早期革命工作背后的故事。”朱润介绍。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毛泽东11次到访上海,一生共到访上海37次。

  在参加国民党中央上海执行部工作期间,毛泽东负责多项工作,怀着一腔革命热血,全身心投入工作。由于国民党中央上海执行部组织部部长和秘书处文书科主任一直未到任,毛泽东负责实际工作,主要负责起草相关文书、筹备组织活动、党员重新登记、发展党员、建立基层党组织等工作。1924年3月13日国民党上海执行部召开会议,议决上海执行部在沪招考黄埔军校学员事宜,毛泽东负责上海地区、长江流域和以北各省投考黄埔军校学生在沪复试事宜,徐向前等一批军事人才就是经过他复试后被黄埔军校录取的。作为平民教育委员会常务委员,毛泽东十分重视平民教育,不仅参与制定了国民党上海执行部平民教育委员会简章及捐款办法,而且委托妻子杨开慧到工人夜校讲课,为工人传授文化知识并提高其政治觉悟。

  担任中共中央执行委员等职务的毛泽东,还负责协助陈独秀处理中共中央日常工作,参与起草签发中共中央这一时期的重要文件,发表评论时局的文章,与身边同志共同从事反军阀、反帝国主义的革命工作。这次新增了几份1924年毛泽东和陈独秀联名签发的中共中央文件的复制品,都是对这一时期毛泽东从事工作的展示。

  第一次国共合作困难重重,但毛泽东始终坚守底线。同年12月,由于工作过于劳累,积劳成疾,再加上国民党右派排挤,毛泽东携妻子离开上海回到湖南,继续领导开展农民运动。“1924年2月到12月在上海工作的10个月,全方位地提高了毛泽东的领导水平与工作能力。离开上海后,毛泽东继续摸索救国之路,认识到农民和武装斗争是中国革命的两大基本问题,大力开展农民运动,继之开创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道路。

  甲秀里修旧如旧,恢复历史原貌

  作为文物保护单位与毛泽东旧居,甲秀里在建国后被保护起来,并进行过几次修缮。1964年,上海市文化局对5、7、9号三幢房屋进行修缮;1977年12月甲秀里被公布为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1998年在这里成立毛泽东旧居陈列馆,房屋内部的居民被迁出,再次进行了彻底大修,7号为毛泽东旧居原址陈列馆,5、9号为毛泽东纪念馆,1999年12月向公众开放;2013年,静安区对毛泽东旧居进行了局部维修。

  “为了进一步发挥上海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作用,2015年,上海毛泽东旧居陈列馆开始了近两年的闭馆修缮。”静安区文化局副局长张众告诉记者,根据文物保护相关法规,修缮工程必须不改变文物原状,消除安全隐患,确保工程质量。修缮之前对文物做全面深入的研究,包括原始图纸,资料照片及文字资料等;采用原工艺、原材料、原技术修缮文物;同时保存建筑的历史信息,展现文物完整的历史风貌。

  修缮前,静安区经过多方查找,找到一套1960年由上海市民用建筑设计院工程师乔舒祺绘制的威海卫路甲秀里复原设计图纸。这套关键性的图纸,成为这次修缮的蓝图。“依据该图纸采用传统材质和工艺,我们对建筑内外进行了最大程度的恢复,力求‘修旧如旧’,再现甲秀里原有风貌。”

  1960年,上海市民用建筑设计院工程师乔舒祺绘制了一套威海卫路甲秀里复原设计图纸,成为这次修缮的珍贵蓝图。

  经确认,甲秀里是石库门对石库门的里弄格局。但由于周边新建房屋,甲秀里只留存5、7、9号,里弄氛围不强。专家评审后提出:本次修缮恢复弄堂格局,应按照甲秀里正立面样式,在对景墙上新做立面;复原立面采用老青砖砌筑;石库门门套采用斩假石做法,与原有的石材门套有所区别;墙上增设古朴路灯,营造石库门弄堂的氛围,尽可能再现甲秀里原有风貌。

  如今的甲秀里与修缮前有很大不同。修缮前的甲秀里入口门头采用黄色真石漆,与石库门的青砖外墙极不协调;入口西侧紧贴一家五金店,门面店招影响甲秀里风貌;弄堂内部电线凌乱;地面青砖布满青苔,雨天湿滑。在多方努力下,这次修缮迁走五金店,将其改为毛泽东旧居服务中心及安检厅;拆除原有搭建的售票处,扩大疏散通道;入口门头采用传统工艺重做青色水刷石,大铁门外增设枪篱笆遮挡,重做毛石防滑铺地,清理架空线路,将配电箱移至隐蔽部位,整体提升院内环境。

  在细节上,修缮方也严格按照图纸与传统工艺进行修缮。比如,原来外立面错误地采用了红砖线脚,与图纸不符合,修缮中铲除这些部位的砖片,采用窗楣、窗台、檐口压顶等装饰细部,确保其安全牢固,并具有可识别性,恢复历史风貌。

  据悉,上海毛泽东旧居陈列馆开放时间为周二至周日9:00-11:30(11:00停止入内)、13:00-16:30(16:00停止入内),周一闭馆。由于甲秀里为历史保护建筑,承载有限,每批进入观众限制在20人之内。馆方提醒观众参观前可能会需要排队等待,建议尽量错峰参观。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