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情怀”还需世界表达——关于中国电影“冲奥”的思考

  • 2017-03-13
  • 来源:上海观察
  在资本逐利之风的“裹挟”之下,我们渐渐习惯了以票房论英雄,可谓产品多、作品少,有赢家、缺行家,艺人多多,文化人则寥寥。以为抖个机灵、玩个概念、卖个情怀,刷几张明星脸,即可赚个盆丰钵满。由于对于电影思想人文和艺术价值思考的缺位,即便与伊朗电影比较,中国电影也缺乏一种真诚气质。
 
  ■中国电影正在引入好莱坞的商业运作,却少有思考和学习美国电影是如何呈现思想高度的。在资本逐利的猛烈“裹挟”之下,我们渐渐习惯了以票房论英雄,可谓产品多、作品少,有赢家、缺行家。由于对于电影思想人文和艺术价值思考缺位,中国电影缺乏真诚,而显得过于“跟风”和热衷“抢钱”,也缺乏真正具有东方韵味的朴素美感
  ■中国电影一要往传统文化的深处开掘,二要学习世界性表达和沟通。如果长于将“东方情怀”转化成为“国际语言”,中国电影离真正走向世界也许便不再遥远
 
   26年“冲奥”无果,“古装”余热已尽
 
  “奥斯卡奖”不是国际电影节奖项,而是一个美国本土电影评奖,只是由于美国电影文化影响了全球电影游戏规则,它也就超越本土性,被视为世界电影“至尊”。为了增强国际性,它设置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专门颁给美国本土以外的优秀影片。就是这个“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让世界许多电影人牵肠挂肚,荣获该奖项基本被认为是获得了美国甚至世界主流电影界的承认,在业界地位非同小可。尽管欧洲电影为抗衡“奥斯卡奖”设立了戛纳、柏林、威尼斯三大电影节,拥有了自己的“电影节文化”,但是,即便是一些大电影节上的获奖片,如果没有荣获过“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总让制作方觉得有所欠缺。
 
  中国电影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冲击“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这以前,中国电影也在包括欧洲三大电影节在内的国际A级电影节上获得过不少奖项。这说明中国电影开始将眼光置于国际电影文化高度,这是中国展示改革开放发展成果的要求以及中华文化的自信使然。但是,除了获得屈指可数的几次提名,还一直没有问津过“奥斯卡奖”。
 
  从表中可以发现,刚开始“冲奥”即连续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提名的三部影片《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霸王别姬》,都是关乎“东方文化”的。它们在文化上“用力”颇深,涉及表现古老的中国人性,其中有的影片甚至刻意安排了大量并非真实存在,却有助于凸显地域色彩与历史厚重感的“民俗”,并以歇斯底里的呐喊和强烈的表现欲,引起奥斯卡评委们的瞩目。
 
  2002年,张艺谋导演的古装武侠电影《英雄》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提名,也被认为是得了2001年美籍华人导演李安凭《卧虎藏龙》荣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余利”。由于代表华人电影首获“最佳外语片奖”的巨大荣誉及影响力,李安超越张艺谋而成为了东方电影美学的领路人,强有力地指出了中国电影冲击“奥斯卡奖”的“东方路线”。紧随其后的《英雄》,只是“东方图谱”更为浓彩重墨,未料想,也成了此后15年里中国电影获得“最佳外语片奖”提名之“绝唱”。它之后,追随“东方路线”的《十面埋伏》《无极》《满城尽带黄金甲》等,再也无缘提名。
 
  张艺谋电影“冲奥”之作中,章子怡缕缕出镜
 
  2007年,曾有“奥斯卡奖”评委致函中国有关方面,建议选送“奥斯卡奖”的影片不再是古装片,因此,当年改送了表现战争与和平题材的《云水谣》参评。后面的选送影片,题材上有当代、古代,有文化名人、重大题材,有喜剧、有悲剧、有正剧,但无一例外地连提名的边也没擦到。这些就是26年中冲击“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战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