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10年,舞剧《霸王别姬》华丽回归

  • 2018-06-10
  • 来源:新民晚报

  

  图说:舞剧《霸王别姬》(新民晚报记者郭新洋摄)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一曲“垓下歌”,让项羽与虞姬的诀别成为历史上传唱千古的凄美绝唱。就在刚刚,曾在“荷花奖”独占鳌头、独揽五项大奖的舞剧《霸王别姬》,在时隔10年后,华丽回归,上海国际舞蹈中心的剧场瞬间被掌声与喝彩声包围。该剧上演也同时拉开上海歌舞团2018演出季序幕。

  观众席下,既有当初就被这部舞剧折服、震撼至今的铁粉;也有2003年首演时主创班底。剧场里,台上台下“三代同堂”的盛景让创始版“虞姬”朱洁静哭得梨花带雨、难以自持。她哽咽道:“没想到15年过去了,《霸王别姬》中每个场景、每个动作清晰地仿佛昨日,那些青春记忆从未曾褪色。看着毕然(新版’虞姬’)在台上肆意挥洒、尽情舞蹈,就像看见了18岁的自己。而当初同台逐梦的战友们依然围绕身侧。虽然他们中有些做了编导、有些成为老师,但大家依然在为舞蹈而努力。我只想说,有舞蹈、有舞台、有这些亲如家人的舞蹈同路人,真好!”

  十五年,依然撼动人心

  舞剧《霸王别姬》自2003年首演以来,已有15年,演出近百余场,并远赴法国、日本巡演,在国际上颇有影响力,曾获得第四届中国舞蹈“荷花奖”(舞剧、舞蹈诗)舞剧剧目金奖,成为文化部“优秀出口文化服务项目”,是上海歌舞团的经典保留剧目之一。

  舞剧《霸王别姬》是导演、著名舞剧编导赵明的心血之作,蕴含着太多难以言喻的浓厚情感。今晚的演出,是这部“上海文化品牌”舞剧时隔10年后首次复排再亮相,依然由他执导修改打磨。谈到复排,他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喜悦和澎湃,“同样的旋律、姿态、情景,勾起了当时我们创排过程中很多难忘的回忆。”

  

  图说:舞剧《霸王别姬》(新民晚报记者郭新洋摄)

  当年,该剧之所以能在上海大剧院一亮相就艳惊四座,不得不提起剧中构思其妙、独具匠心的舞段编排。例如在序“十面埋伏”中,为营造杀机重重、刀光剑影的紧张氛围,在汉军对楚军的包围厮杀的舞段里还编排了一组弹奏琵琶的白衣玉女,迂回其中。打打杀杀的黑色基调与玉女弹奏琵琶的白色基调形成鲜明对比,给观众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

  在舞蹈表现人物的性格上,剧中也刻画得非常细腻到位,如一幕四场的“江山美人”:项羽无意黄袍加身,刘邦却借机抢占龙庭。项羽面对江山与美人的博弈,黄袍欲穿不能,欲脱不能;而刘邦紧盯项羽,时而对项羽俯首称臣,时而又想试图引导项羽脱下那一半黄袍,自己披上。这段男子双人舞可谓舞剧《霸王别姬》的华彩篇章,对刘邦这个人物性格的呈现令人拍案叫绝。

  一部剧,托起三代新星

  最感人一幕出现在谢幕时,舞剧《霸王别姬》三代演员同台谢幕,“三代同堂”的盛景让不少见证这部舞剧一路走来的主创和观众泪流满面。

  这版《霸王别姬》已然是上海歌舞团第二、第三代明星的集合。曾在10年前短暂“接棒”该剧“霸王”项羽和刘邦两大角色的青年舞蹈家王佳俊、侯腾飞,成为此版顶梁柱领衔出演。

  

  图说:舞剧《霸王别姬》(新民晚报记者郭新洋摄)

  自北京舞蹈学院毕业不过两年的优秀青年演员毕然,才24岁,《霸王别姬》是她人生中大型舞剧的首秀。在朱洁静手把手的指导,每个表情、每个动作逐一细抠,加上其本身的天赋和努力,毕然所呈现的“虞姬”完全不似新人,自然流畅、一气呵成。

  此次,毕然的“虞姬”得到了专家、前辈们的一致认可。就连一向高要求的舒巧老师也在赞不绝口,而被誉为“明星御用导师”的林美芳在昨晚看完首演更是激动地和自己的先生——上海舞蹈学院院长陈家年“强调”,你再忙都该看看这部剧。

  上海歌舞团团长陈飞华说:“一部得到专家认可和市场检验的佳作,是淬炼人才、培养演员梯队的最佳孵化体。成熟的作品,老带新、传帮带的结构,能帮助新人更快成长、成熟、挑大梁。而这样无论何时演都能感动观众的舞剧作品,也有助于我们的新星脱颖而出,被大众所熟悉和认可。”(新民晚报记者朱渊)

  剧场大厅上演的“青春同学会”

  听说舞剧《霸王别姬》复排上演,当年在这剧组里洒下青春热血的主创团队们纷纷“归队”。开演前的大厅宛如一场“青春同学会”。

  第一代“霸王”项羽扮演者刘时凯自战友文工团赶来,当初他本就是被借调,却没想到这场人生的“意外相逢”让他有了这样一段难忘的青春经历。现已转做幕后编导的他,在跟年轻人说怎么刻画人物内心时,还时常会拿“霸王”这个角色举例,跟他们分享自己如何体会人物内心,并将其以舞姿外化的感悟。

  

  图说:舞剧《霸王别姬》(主办方供图)

  当初刘时凯的“对头”,“刘邦”第一代扮演者刘迎宏,现在中国澳门当制作人和编导,也拥有自己的舞蹈学校。转型投入舞蹈教育的他,将舞蹈梦从舞台搬到讲台,“培养更多舞蹈接班人,才能让我们的舞蹈梦得以延续。”

  而第二代“刘邦”扮演者刘霄,则“走得有些远”,在北京担任导演的他已经不局限于舞蹈领域,开拓更广的演艺空间。但无论是做哪个艺术门类,他的作品中总保留着中国舞的韵味和风姿,还有那种空灵唯美的意境。

  在一众“师兄弟”们中众星捧月的当然是永远的“虞姬”朱洁静,2003年,站上《霸王别姬》首演舞台的朱洁静还是个带点婴儿肥的18岁少女。老友相逢,哥哥们拿出当年私藏的海报,海报上她的妆容不似现在这般精致,却是青春朝气逼人。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