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交响乐团跨年夜“音游”维也纳

  • 2018-01-02
  • 来源:中新网上海
  2017年12月31日晚走进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大堂,一个“丛林交响音乐会”装置令人仿若置身于热带丛林。绿叶葱葱之中掩映着拉小提琴的熊、吹口琴的猴子和歌唱的鹦鹉……一派生机盎然中,上海交响乐团为沪上市民带来了“2018上海新年音乐会”,在音乐里敲响了新年的钟声。
 
  自2009年起,上海交响乐团创立“上海新年音乐会”品牌,每年都会在12月31日为沪上乐迷送上交响盛宴,邀请国外指挥大师与本土交响乐团合作。世界著名指挥家里卡尔多·穆蒂、达尼埃莱·加蒂、帕沃·雅尔维等都曾登上过上海新年音乐会的指挥台。
 
  昨晚的音乐会,则由奥地利指挥家曼弗雷德·霍内克指挥,上海女中音歌唱家朱慧玲倾情献唱,首次浓墨重彩地推出了以施特劳斯家族为代表的维也纳圆舞曲作品,把多瑙河畔的维也纳之声带给上海乐迷。
 
  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一触即发,欢乐祥和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就诞生在这个时候。维也纳爱乐乐团以一场完全施特劳斯家族的曲目,向世界传达着他们对祖国的忠诚,并逐渐成为奥地利音乐文化的象征。
 
  指挥家霍内克与维也纳音乐传统及这座城市渊源颇深,他不仅在维也纳成长,“耳濡目染”维也纳音乐体系,早年还曾在闻名遐迩的维也纳爱乐乐团和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演奏中提琴演奏,其兄长雷纳·霍内克目前担任维也纳爱乐乐团首席。作为奥地利本土音乐大师,霍内克目前执掌着美国匹兹堡交响乐团,他对施特劳斯家族音乐有着独到诠释,深谙“维也纳风格”的精髓。
 
  霍内克在演出前接受采访时表示,“维也纳风格其实是一种传统,从海顿、莫扎特,到贝多芬、舒伯特,再到马勒,包括施特劳斯家族,这些伟大的作曲家共同形成了所谓的维也纳风格。维也纳虽然说德语,但在音调和声响上更像一种方言,维也纳的音乐也受到语言的影响。演绎维也纳风格是一个不小的挑战,需要非常准确的表达。上海交响乐团是一支非常好的乐团,乐手们能很快地理解和诠释出维也纳风格,你们可以在音乐会上感受到。”
 
  在音乐会的选曲中,今年上海新年音乐会和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一样,均以“圆舞曲之王”小约翰·施特劳斯的作品为主打,带来了小约翰·施特劳斯《春之声圆舞曲》、《激情波尔卡》、《狩猎波尔卡》、《在克拉普芬森林法兰西波尔卡》,《雷电波尔卡》以及卡尔·米夏埃尔·齐雷尔《闲庭信步圆舞曲》、 弗朗茨·冯·苏佩《诗人与农夫》序曲。
 
  “在我看来,好的音乐,就不会使人厌倦。莫扎特、贝多芬、马勒,这些伟大作曲家的作品最常被演出。贝多芬《c小调第五交响曲》,你不会去问为什么又是’命运’,因为它是一首伟大的交响曲,激动人心。施特劳斯家族创作了上千首舞曲,可能我们知道《蓝色多瑙河》、《春之声》,但有很多其实我们并不太熟悉。就演绎施特劳斯来说,只要你的音乐是直击人心的,带给听者幸福感,那没有人会不喜欢。”霍内克说。
 
  当晚的演出中,霍内克与上海交响乐团共同完成了他理想中“愉悦人心”的新年音乐会。《春之声》圆舞曲的生机勃勃,《狩猎》波尔卡的爆炸的发令枪声,《在克拉普芬森林》波尔卡中群鸟嬉戏的鸣叫,以及《雷电》波尔卡中乐手们撑起红色雨伞的画面,霍内克根据音乐设计的“彩蛋”为现场观众送去了欢笑。
 
  与此同时,上海女中音朱慧玲也献唱了新年音乐会。朱慧玲在2017年有着非常卓越的成绩单,年中在国家大剧院演出的马勒《少年魔角》极为精湛。当晚,她也演唱了其中的《莱茵的传说》。而歌剧《蝙蝠》唱段《我想邀请我的客人》以及莱哈尔歌剧《朱迪塔》选段《我的双唇那火热的吻》两首曲目都是脍炙人口的轻歌剧金曲,朱慧玲的演绎成为了音乐会的“点睛之笔”。
 
  在演唱《我的双唇那火热的吻》时,朱慧玲突然蹲下,从身前的花丛中取出一把红玫瑰。随后,她一边深情演唱,一边把玫瑰一支支抛向观众,引来一阵欢笑。随着音乐,她又奔向乐手,与竖琴演奏员孙之阳欢乐共舞,与乐队首席李培“激情”互动,场面火辣性感,在圆舞曲之的欢乐之外又增加了调味剂。
  谈起朱慧玲的演绎,霍内克告诉记者,“我非常喜欢朱慧玲的声音,优雅而有激情。所以我们特别选择了《莱茵的传说》、《我想邀请我的客人》和《我的双唇那火热的吻》。虽然只有三首歌,但展现了她声音的方方面面,《蝙蝠》里是一个女中音扮演的男性角色,而《朱迪塔》的咏叹调原本是为了女高音创作的,但我觉得非常适合朱慧玲的声音,她可以完成你所要求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