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 | 用芭蕾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

  • 2018-08-08
  • 来源:上海观察
  第六届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正在火热进行。这里不仅是一个发现全世界芭蕾新星的舞台,也汇聚了芭蕾艺术的中国力量。8月6日,全国各地芭蕾舞团的团长、艺术总监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汇聚一堂,共同探讨如何用芭蕾的语言讲述中国故事。
 
  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表示,中国芭蕾要获得长远的发展,必须两条腿走路:一方面传承西方古典芭蕾,展现中国芭蕾的硬实力;另一方面,坚持创新,用芭蕾的语言讲述中国故事,展现中国芭蕾的创造力。
 
  数十年来,芭蕾这一舶来的艺术,在中国落地生根,一方面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的芭蕾舞者,在古典芭蕾的传承上实现了飞跃性的进步,另一方面,芭蕾的“民族化”进程也不断往前推进。上世纪60年代涌现的《红色娘子军》《白毛女》两部经典中国芭蕾舞剧,至今还在中外舞台上常演不衰。近年来,全国各地的芭蕾舞团,不断积蓄原创力量,创作出了一系列讲述中国故事、表达中国人情感和价值观的作品。这些作品不仅获得了中国观众的青睐,也不断走出国门,赢得世界的掌声。“我们一直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如今好像渐渐要看到岸了。”辛丽丽说。
 
  “21世纪的芭蕾在东方,在中国!”去年7月,中央芭蕾舞团的原创芭蕾作品《鹤魂》在汉堡歌剧院演出,德国主流媒体发出如此感叹。今年6月,上海芭蕾舞团原创芭蕾作品《马可波罗——最后的使命》赴俄罗斯演出,赢得了观众的热情和同行的尊敬。俄罗斯芭蕾学派历史悠久、文化深厚,一直是中国芭蕾学习的对象。但《马可波罗——最后的使命》演完第二天,当地同行和观众送来的鲜花把上芭所有的化妆间都摆满了,他们称上芭的表演“带来了一股春风”。
 
  近年来,上海芭蕾舞团推出了《梁山伯与祝英台》《长恨歌》《花样年华》等一系列讲述中国故事的芭蕾舞剧。今年10月,原创新作《闪闪的红星》即将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首演。“只要有创意,有执行力,芭蕾可以讲述中国故事,可以展现中国人的思想品味,赢得世界的瞩目。”辛丽丽说。
 
  目前,全国有十大芭蕾舞团中,既有成立近60年的中央芭蕾舞团,也有成立仅5年的兰州芭蕾舞团。基于不同的地域文化和艺术传统,不同的芭蕾舞团逐渐树立起自己独特的风格。比如,辽宁芭蕾舞团的《八女投江》就和上海芭蕾舞团的《花样年华》具有截然不同的文化基因和审美趣味。辽宁芭蕾舞团团长曲滋娇表示,都是讲中国故事,但不同的芭蕾舞团,选择的题材不同,讲述的方式不同,中国故事就变得更加丰富多彩。
 
  培养编创人才,打破陈旧套路
 
  在8月5日举行的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论坛上,中央芭蕾舞团团长冯英提出,优秀编导人才的缺乏,正制约着中国芭蕾舞的创作。“《红色娘子军》《白毛女》等作品,经典至今仍未被超越。中国芭蕾需要培养更多有创造力的编导,推出更多具有时代特色的作品。”
 
  目前,全国各地的芭蕾舞团越来越重视创作人才的培养。中央芭蕾舞团持续邀请世界各地有影响力的编导,指导年轻人的创作,给他们搭建平台,施展自己的才华和想象力。上海芭蕾舞团也不断培养年轻编导,并鼓励优秀的舞蹈演员向编导转型。上芭首席舞者吴虎生近来就接连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新作涌现。“年轻人不怕失败,敢于创新,中国芭蕾的未来需要他们。”冯英说。
 
  中国芭蕾要创新,就需要打破陈规。抛弃过去的套路,让作品贴近当代审美。上海芭蕾舞团的《长恨歌》,虽是传统题材,但表现形式却十分当代。2016年在英国演出时,让挑剔的英国观众也“看傻了眼”,中与西、古典与当代的创造性语汇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在重庆芭蕾舞团团长刘军看来,要讲好中国故事,一方面要挖掘传统,除了借鉴中国各种传统舞蹈传统,还要广泛挖掘书法、武术、戏曲等文化元素,融会贯通;另一方面则要面向未来,增强时代感,摘掉“小众”的帽子,赢得更多年轻人的喜爱。“中国芭蕾要释放更多的力量和激情,才能征服更多的观众。”
 
  近年来,中国各地芭蕾舞团除了在世界舞台演绎《天鹅湖》《胡桃夹子》《吉赛尔》等经典,也越来越多地带着原创作品走出国门。什么样的作品最能得到外国观众的青睐?大家在实践中积累了越来越多的经验。辽宁芭蕾舞团今年7月刚刚首演的《花木兰》,在创作之初就瞄准了欧美市场。迪士尼动画片《花木兰》在欧美的知晓率让它自带观众基础。同时,在创作之前,辽宁芭蕾舞团还特意在欧美市场进行了深入调研,了解海外观众对这个故事的喜好和期待,在此基础上进行后续的创作。辽宁芭蕾舞团团长曲滋娇表示,中国芭蕾走出去,要做到知己知彼,才能走得更好,走得更远。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