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老人保罗上海寻根,引出一段尘封的音乐往事

  • 2018-11-08
  • 来源:上观
  时隔71年,德国老人保罗·昂格雷尔(Paul Ungerer)终于回到了他的出生地,上海。离开的时候,他还是个4岁的小男孩,如今,满头银发的他捧着几张母亲留下的黑白照片,穿梭在这个飞速变化的城市里。他能找回照片里曾经的生活记忆吗?
 
  时间倒回去年夏天。上海交响乐团欧洲巡演来到德国汉堡,演出前,一位德国老人从350公里外的杜塞多夫乘火车赶来,交给乐团一批颇具价值的历史资料,其中包括上世纪30、40年代,上海交响乐团前身——上海工部局乐队演出的节目单和海报。这位老人正是保罗·昂格雷尔。
 
  原来,保罗的母亲莱达·派真妮(Leyda Pezzini),当年曾在上海跟随工部局乐队指挥梅百器学习钢琴,并多次作为独奏和乐队合作。在上海的古典音乐历史中,梅百器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1919年,这位意大利指挥家来到上海,接手了当时并不景气的上海公共乐队,用仅仅几年的时间就将其发展成为远东第一的上海工部局乐队。在梅百器力争之下,中国人被允许出席上海工部局乐队的音乐会;也是在他的努力下,乐团里逐渐有了中国演奏家。梅百器的学生里,不仅有莱达·派真妮这样的外国人,也有傅聪、巫漪丽、吴樂懿、周广仁、董光光、杨嘉仁、林俊卿等,他们是中国音乐史上第一代独奏家、指挥家和音乐教育家。
 
  收到保罗珍贵的礼物,上海交响乐团团长周平邀请他有空去上海,看看自己出生的地方,看看母亲表演过的剧场。如今,保罗真的来了!他和妻子两周前来到了中国,走过了北京、青岛、曲阜、苏州等地,最终抵达了上海。在上海交响音乐博物馆,保罗高兴地在一张梅百器与学生们的合影中找到了自己的母亲。在保罗一家曾住过的国富门路,也就是如今的安亭路,他认出了一幢老房子的砖墙。母亲曾穿着旗袍,倚在这墙上拍下一张照片。“我母亲很喜欢穿旗袍,她从上海带了许多旗袍离开,在我看来,她就是一个有意大利国籍的中国人。”保罗说完,倚着同一堵砖墙,拍下一张照片。
 
  关于上海的记忆,保罗只记得母亲曾经要求他在屋子里练琴,自己很不情愿,总想逃出去玩。保罗说:“很遗憾,我好像没有继承任何我母亲的艺术天分,不会乐器,也不会画画。”保罗给记者看他手机里保存的母亲的画,她用素描的方式,勾勒出不少街头巷尾中国人的脸庞。
 
  离开上海的时候,保罗的母亲带走了许多上海生活的痕迹。除了那些漂亮的旗袍,还有许多照片,以及精美的工艺品。1977年,母亲过世之后,这些东西便由保罗和妻子保存。为什么想到把许多珍贵的历史资料都捐给上海交响乐团呢?
 
  保罗说:“我和妻子没有孩子,近年来我们开始考虑,应该如何处置母亲的遗物。我想过把它们一扔了事,但被妻子制止了。她认为,应该把这些东西留给珍视它们的人。”保罗的妻子通过种种方式希望和上海交响乐团取得联系。她了解到上海和德国汉堡是友好城市,就尝试通过汉堡的相关机构与上交建立联系。在这个过程中,偶然得知了上海交响乐团要去汉堡巡演的消息,于是有了去年夏天的在汉堡的相遇和如今在上海的重逢。
 
  无独有偶,去年上海交响乐团的欧洲巡演,除了保罗·昂格雷尔,还有一位72岁的奥地利老人克里斯缇娜·阿德勒前来寻亲。原来,她的父亲费迪南德·阿德勒,在上世纪30年代至40年代曾担任过工部局乐队的小提琴首席。她带来的一本泛黄的纪念册,收录了当年音乐会的节目单,以及当时沪上报纸刊登的音乐评论。克里斯缇娜说,她从来没有想到过会在家乡欣赏到上海交响乐团的演出。在音乐声中,她想起了很多父亲给她讲过的关于上海的故事。
 
  在上海,除了寻找母亲的记忆,保罗和他的妻子还目睹了一个崭新的上海。“我们登上了环球金融中心,俯瞰了摩天大楼遍布的上海。我们去了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感受到了上海人对音乐的热爱。我母亲说,我小时候因为发色很浅,中国人见到我都叫我‘小老头’。而现在,上海成为了一座如此难以想象的国际化大都市。”
 
  保罗捐赠的一张1941年上海工部局乐队的演出海报,如今悬挂在上海交响音乐博物馆的序厅,向人们讲述这座城市一段珍贵的音乐记忆;讲述过去一百多年来,东西方文化如何在这座城市的交汇;讲述音乐如何将不同肤色、不同国籍的人连接在一起。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