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节风景线 | 雷佳沪上演绎“新国风”,廖昌永客串主持人

  • 2018-11-08
  • 来源:上观
  11月6日晚,女高音歌唱家雷佳一身素衣登台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以家乡湖南的花鼓小调《洗菜心》开场,用15首民歌带领观众离开城市,穿过大山大河,走遍南北西东。这些歌曲,从浩如烟海的中国民族民间歌曲宝库中悉心挑选而出。它们来自12个地区、6个不同民族,要用9种不同的方言演唱,勾勒出中华民族多彩的音乐版图。
 
  “源远流长 寻根之旅——雷佳民族民间歌曲音乐会”,作为雷佳四场博士毕业演出的压轴之作,去年11月在中国音乐学院首演,时隔一年来到了第二十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的舞台。雷佳说:“上海是一个开放的城市,也是一个珍视传统的城市。这里有非常专业和挑剔的观众,能够激励所有艺术家都把作品打磨得更精致。” 雷佳的好友、男中音歌唱家廖昌永作为东道主前来支持,客串起了音乐会主持人,将15首民歌背后的故事娓娓道来。他说:“这是我第一次登台不为唱歌,还真有点忐忑,希望大家喜欢我的主持首秀,喜欢雷佳带来的中国民歌。”
 
  脚踩泥土,放声高歌
 
  闽南方言的《丢丢铜》充满童真童趣,侗族大歌《夏蝉之歌》流畅嘹亮,江浙吴语小调《紫竹调》清新婉转,东北民歌《摇篮曲》  静谧温暖……这些由不同风土孕育的民歌,有的难在语言、有的难在技巧、有的难在韵味,要把每一首歌曲都诠释得恰到好处,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雷佳却显得举重若轻,游刃有余。
 
  “要把民歌唱得传神,必须脚踩泥土,虚心向民间学习。”雷佳说。她从小喜欢大自然,成为歌手以后常常辗转各地采风,交通不便、食宿简朴,对她来说已是家常便饭。从学习方言,到深入了解民歌背后的故事,到熟悉当地人的生活方式,雷佳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当地人的淳朴善良也常常让雷佳触动。前段时间在云南,雷佳遇到一位普米族大姐,她有一条珍贵的传统工艺织就的百褶裙,十分精美。雷佳很希望能买下这条裙子,但对方不愿意卖,得知雷佳保护和传播普米文化的意愿,大姐执意要把裙子送给她,分文不取。
 
  “不久前我跟雷佳通电话,她还在山区采风,电话信号时断时续。她这种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精神特别让我感动。”廖昌永说,“进一步挖掘中国民族民间音乐,将这些宝藏传承下去,是我们这一代中国音乐家的责任。”
 
  学习和采风之后,经过不断的消化和练习,雷佳最终要将这些来自民间的音乐转化成属于自己的东西。她说:“要真正打动观众,不是唱别人的故事,而是唱自己对这首歌的理解,唱自己的生命体验。”唱陕北民歌《三十里铺》的时候,当初排演陕北秧歌剧《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的经历总会浮现在雷佳脑海。而唱蒙古民歌《诺恩吉雅》的时候,雷佳会忍不住想起自己过世的父亲。《诺恩吉雅》唱的是一个远嫁他乡的姑娘对家乡的思念,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家人。上个月在清华大学唱这首歌时,雷佳十分动情,在台上几欲落泪,只能不断告诉自己要克制。
 
  中国民歌,世界来听
 
  雷佳唱起的中国民歌,不仅打动了中国观众,也吸引了世界的目光。2006年,她的专辑《蒲公英的天空》曾被格莱美奖评委会委员约书亚·齐克誉为“最中国的声音”,2008年的专辑《中华56民族之歌》曾作为“文化国礼”赠送给参加北京奥运会的各国政要和使节。她还把中国民歌唱到了林肯艺术中心,唱到了G20峰会,唱给全世界的观众听。
 
  为了推动中国民歌的传承和创新,雷佳不断倡导和推广着“新国风”的音乐理念,在忠于中国艺术传统的前提下,博采各国音乐元素,融入新的精神、实现新的表达,让民歌走近当代人的生活,实现新生。
 
  本场音乐会就是一次“新国风”的探索。舞台上,雷佳身后是一支由十几位乐手组成的中西合璧的乐队,由指挥家夏小汤执棒,西方弦乐重奏打底色,充满个性的中国民族乐器勾勒点彩。由赵麟等青年作曲家组成的团队,为15首民歌进行了全新的编曲。创新的配器组合,精致的音乐编排,赋予古老民歌以当代气质和国际表达。比如,云南迪庆藏族民歌《美人》,笛声描绘高原的辽阔,手鼓与钢琴带来律动,弦乐铺就细腻的情绪,雷佳清澈的歌声让人仿佛置身那片圣洁的土地。
 
  上月,雷佳刚刚在北京国际音乐节闭幕音乐会上,与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带领的丝绸之路乐团,合作了这首《美人》。雷佳一边唱,一边跟随音乐在舞台上翩翩起舞,自由自在。丝绸之路乐团的乐手们来自世界各地,有着不同的文化背景,但他们都被这首美妙的藏族民歌打动了。雷佳说:“音乐跨越国界,就像我们可以欣赏莫扎特一样,外国人也可以爱上藏族民歌。和丝绸之路乐队合作的时候,我站在台上想,我们每个人都那么不一样,正是因为对各自的文化和音乐有了深入的挖掘和继承,才拥有了自己的个性和辨识度。正是不同个性的碰撞,才产生了如此美妙的火花。”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