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节风景线 | 从只想传宗接代,到抱着孙子被活埋,这位母亲身上发生了什么

  • 2018-11-08
  • 来源:上观
  去年9月至今,一年多时间《太行娘亲》演出80场,编剧李莉说,受市场欢迎的原因在于“我们塑造了一个‘另类’母亲赵氏。观众见惯舞台上各种善良包容的母亲。赵氏不太一样,一开始只关注自家传宗接代,慢慢和抗日战争一起成长。她接地气,更为真实。”
 
  赵氏原本不过是大字不识、只懂顾家带娃的悍婆娘,最终却以巨大的牺牲护住了八路军的孩子,也护住了全村老小的性命……11月6日,山西晋城市上党梆子剧院创排《太行娘亲》在上戏实验剧场上演,参与第20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作为2018年度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重点扶持剧目”之一,该剧塑造抗日战争时期太行山深处一个山村中的母亲形象,如编剧李莉所说:“在中国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娘亲们以其坚韧不屈、博大包容、默默牺牲精神,顶起中华民族的脊梁。”
 
  《太行娘亲》浓墨重彩描写赵氏经过烽火锻造逐步成长的英雄娘亲故事,同时把赵氏的媳妇,铁牛的奶娘梨花,也刻画得十分丰满,把太行山区抗日战争中的两代娘亲形象生动树立在舞台之上。主人公赵氏不过是最平凡的娘亲、奶奶,但就是这样一个没有走出过大山的农村妇女,在生死一线间成就不平凡的光辉,她用自己的生命和孙儿,保护八路军的遗孤和全村人的性命。
 
  对于剧末震撼人心的活埋情节,如何让赵氏选择合情合理,为观众理解?李莉表示,“我们研究过历史素材,在江西老区就有类似被活埋事例,土里还有摇篮曲传出来。当年太行山区也寄养了很多八路军孩子,有的孩子在抗日战争后被接回,有的等到全国解放后才被接回。”
 
  山西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梅花奖”得主陈素琴在剧中饰演娘亲赵氏。生长于太行山区的她,常年往老区送戏、演起太行母亲信手拈来,“赵氏爱小家,但在大是大非面前,她选择大爱,历史告诉我们,太行母亲就是这样善良,深明大义,坚韧不屈。”从赵氏狭隘自私,不知不觉被感化身边人和事召唤,陈素琴综合运用青衣、花旦、彩旦等多种行当表演特色,“以传统技法为本,微调,加入摇篮曲与山西民歌元素。”
 
  传统戏中以“美人”造型示人的陈素琴,演起奶奶惟妙惟肖。大幕拉开,给孙子铁蛋办满月酒的戏,人们声声唤着“根旺娘”,她人未到、声先至,拎着酒缸,笑逐颜开,冲上舞台。一段“孙儿满月我笑哈哈”,以“风搅雪”的说唱结合方式,淋漓尽致地传递出赵氏盼得孙儿的满心喜悦。陈素琴通过细节刻画人物,双膝微屈、背脊微佝、手插腰间的姿态,活脱脱一个未见世面却精明爽朗的农村妇女形象。赵氏早期偏狭、只顾自安,陈素琴演得真实可信。八路军王营长为了不连累百姓而带走孩子铁牛,陈素琴在“追赶铁牛”一场,在舞台上大步流星,通过臂膀的甩动表现赵氏飞快地前进,然后翻身、蹦子、劈叉,体现追赶急促,没有唱词也没有念白,却令人感动。
 
  陈素琴深谙上党梆子声腔高亢,情绪错落有致才能感人。因此,她处理赵氏的唱腔,不轻易飙高音,只将最富上党梆子声腔特色的高音放在重点唱句中进行处理。寒柳村老书记张伯为保护赵氏一家,引敌离开而牺牲。在张伯坟前,赵氏有一段自诉身世、涤荡灵魂的唱段。陈素琴以清板起唱,收敛音量,引得观众屏气凝神,竖耳倾听。唱到点题的“俺当不起英雄,就当个正经奶奶胜亲娘哪”时,陈素琴亮开嗓子,推动声腔节节攀高,直穿人心。
 
  关于娘亲的题材,是中国戏曲创作常见母题。如何将之演绎得有新鲜感、真实感和动人的感染力?编剧李莉、张裕实地采风,并钻研上百万字的文字资料。拿到《太行娘亲》剧本后,陈素琴邀请上海京剧院导演王青、上海戏剧学院舞美系主任伊天夫、上海戏剧学院教授潘健华等组建强大创作团队。排练场上,王青深挖“动情戏”“催泪戏”,不仅一次次让领衔主演陈素琴“哭晕”在排练场,也让配戏的演员甚至乐队、工作人员感动得热泪直流。
 
  评论家龚和德看完《太行娘亲》后评价,该剧新颖别致,有历史感、真实感和动人力量。他认为该剧成功根本原因,在于塑造一位善良但有点自私的祖母,如何成长为一位胸怀大爱的英雄娘亲,“剧作家通过细致入微的工笔刻画,凸显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给中国人民带来巨大的灾难,抗日战争也锻炼、团结中国人民,否则不能赢得抗战胜利。”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