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皮影编导人才培养》”教学作品汇报演出在上海戏剧学院上演

  • 2019-01-09
  • 来源:新民晚报
  小小木头人,创造出一个包罗万象的世界。昨天,在上海戏剧学院莲花路校区的黑匣子剧场,“2018年国家艺术基金人才培养项目——《木偶皮影编导人才培养》”教学作品汇报演出精彩上演。来自13个省市的20位院团骨干,经过60天的编导培训,完成了《俄狄浦斯王》《寓言》《天女散花》《闪闪的红星》四部新作,当中既有红色经典,又有外国名著,有原创剧本,也有整理改编,代表着中国木偶编导水平的一次突破。
 
  “捡来的”神像
 
  候场时,一位演员扶着《俄狄浦斯王》的道具神像,笑称,“这是在本科生那捡来的一个头。”其实,除了神像,俄狄浦斯自己也算是“捡来的”。在表现粉身碎骨时,演员们半天才卸下他的一条腿,因为“关节生锈了”。此次编导培训班,是全国首次正式的木偶编导培训班。学员们的排演,都是从上戏本科专业借来教学道具,而后加以改造。
 
  上戏戏曲导演专业教师付小萍是培训班的导师之一。在她看来,她“摊上了一群好学生”。两个月前,第一次与学员们见面时她是“脑袋空空”的。她坚持只有看到学员,才能安排教学和排演内容。随后,木偶演员们对艺术的执着深深打动了她。60天里,他们课外创作排练的时间甚至超出课堂教学时间的两倍。“条件艰苦,但大家对艺术的追求,是超越名利、非常纯粹的。”
 
  四川大木偶剧团的刘钰镁是最特殊的一位学员,她怀着七个月的身孕。剧中,她扮演了俄狄浦斯的母亲伊俄卡斯特,将孕妇的神态自然展现在观众面前。付小萍介绍道:“每个人都沉浸在艺术的世界里,光想着要怎么‘玩’好木偶,这两个月对所有人来说不是辛苦的,而是快乐的、意犹未尽的。”
 
  偶戏不同于人戏
 
  天津儿童艺术剧院副院长马路看完演出,激动不已,他欣喜于在木偶剧中看到了“导演意识的觉醒”。这四部新作,虽有现成的故事,但却都是导师学员们利用木偶戏特点创作的全新剧本。
 
  “导偶戏,不能光用导人戏的想法。编导班的这一‘枪’,打在了靶心上。”马路说。这四部作品,展示了偶戏能完成,而人戏所不能的。《俄狄浦斯王》的最后一幕,俄狄浦斯向着代表真相的一束追光攀去,走着走着胳膊、腿就掉了下来,最后死在了台上。这段情节是木偶表现粉身碎骨的独特方式,正是“人戏所不能”的。《天女散花》中,蒙太奇手法被融入木偶剧中,演员们用皮影做“片头”,身形较大的杖头木偶演“近景”,较小的布袋木偶演“远景”,将编导思路在剧中发挥到极致。平日里各习不同门类的演员们,在此次培训班中获得了交流合作的机会,马路介绍:“我们可以看到有人的表演,有杖头、布袋、皮影、提线,这么多门类的应用不是为了各自炫技,而是打开了思路,剧情需要时能灵活使用。”
 
  20颗“种子”
 
  “像《俄狄浦斯王》《闪闪的红星》这样的作品,应该被搬到舞台上,也要放到教学中去。”国际木偶联会中国中心主席李延年评价道。这次成果展示,让他终于看到“木偶戏摆脱了只能给孩子看的定位”。
 
  四部作品虽然数量不多,却各具深意。《俄狄浦斯王》是首次将古希腊悲剧搬上了木偶舞台,《闪闪的红星》则展示了木偶戏演出中国现代红色主题剧目的能力,《天女散花》是将经典戏曲用专业的导演思路进行改编升华,《寓言》则是以时下最热的环境保护为题的全新创作。每一部,都具备了超越儿童思维的深刻主题。“木偶戏本来就是老少皆宜的艺术门类。”李延年说,“我们就是要让所有创作者明白,木偶的世界,是个无限大的世界。这世上有的,我们可以演,这世上没有的,我们也可以试着表现。”
 
  首批的20名学员,将带着所有专家学者以及培训班导师们的希望,回到木偶剧的创作一线。他们像20颗种子,播撒到全国各大院团,为提高中国木偶剧的编导水平而生根发芽。中国木偶皮影艺术学会副会长王景贤说:“虽然他们还不成熟,却是中国木偶探索的第一步。”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