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彩斑斓石鼓齐鸣 上图新春大展展示传世石鼓文珍本

  • 2019-01-29
  • 来源:新民晚报
  文字的诞生是文明走向成熟的重要标志。由上海图书馆、上海博物馆、上海市书法家协会联合主办的“墨彩斑斓 石鼓齐鸣——石鼓文善本新春大展”将于2月1日至15日在上海图书馆底楼展厅举行。作为上图新年阅读推广的重要活动之一,大展将向书法爱好者展示国内传世石鼓文珍本,这是国内石鼓文拓本精品的集中展示,其中多件2018年新发现的善本将首次亮相。
 
  我们的祖先最先通过结绳记事,后来需要传递的信息多了,就将客观事物形象地描绘在岩石上、陶器上或者龟甲兽骨上,久而久之便形成了系统,就产生了汉字最早的模样。而石鼓文,顾名思义就是刻在鼓型石体上的文字,被誉为“中华第一古物”,石上诗文,千古长鸣,这是中华文化的传承密码,也是古老文明的长歌。
 
  石鼓文在中国文化史、书法史、金石史上占据着重要的地位,石鼓在唐代被发现后,朝野上下无不震动,但最初的唐拓几经战乱未能流传至今。
 
  制作拓片的过程中,水对碑刻的影响很大,会渗入缝隙使表面受损;使用的宣纸和墨汁也会破坏石质文物的结构,稍有不慎甚至造成污染,再加上风霜雨雪,日晒雨淋,使得我们几乎看不到碑石的原貌。据传宋徽宗赵佶曾为了减少石鼓文的自然风化和磨损,下诏命金匠把石鼓刻文填注黄金,并精心配制了座架、围栏加以保护,不许摹拓,以示贵重。拓片善本就成了还原历史的第一手资料,而其珍贵性和传拓的年代息息相关,宋拓和明拓相比晚清拓本更稀有。
 
  本次展览的精华“黄帛本”就来自于明代中期,“四鼓石花未连本”则来自于明代后期,这是《石鼓文》明拓本第一次在同一个展览里集中展示,同时也是各个版本拓片展出极为齐全的一次盛宴。比如上海图书馆的珍贵藏品《石鼓文》(张廷济藏本),这是明代后期拓本,第四鼓,第三行“写六辔”与第六行“原隰阴”间石花呈上下两块,中间有黑块分割,尚未泐连成一体,称“四鼓石花未连本”。庄味琴、张廷济、张辛、王瓘、陈敬民、唐希陶递藏。有张廷济、张开福、端方、周大烈题跋,现藏上海图书馆。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