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政协重点协商办理历史建筑风貌区保护提案专题

  • 2017-05-16
  • 来源:解放日报
  “在崇明捕杀鸟类要入刑,推倒历史建筑的一面墙却没有入刑的,我们保护历史建筑不能比保护野生动物差。”在昨天举行的市政协重点协商办理“重视历史建筑风貌区保护”提案专题中,市政协委员杨德钧提出,对部分优秀历史建筑的认识程度和保护力度不够,误拆、误损情况仍时有发生,“要把它们当作城市的‘大熊猫’来保护,别等到损害事件发生,为时已晚。”
  此次提案专题涉及6件提案,主要聚焦健全历史文化风貌保护体系、老建筑修缮和再利用、历史文化风貌街区建设运营、二级旧里改造等内容。座谈前,政协委员前往静安区张园和安康苑实地察看保护情况。
 
  历史建筑保护需要未雨绸缪
 
  据介绍,本市目前已公布的优秀历史建筑有1058处。今年初上海开展中心城区50年以上历史建筑全面普查工作,外环内现存50年以上历史建筑约31520栋,建筑面积约2559万平方米。通过全面普查和价值甄别,历史建筑保留保护范围将扩大。
  “历史建筑保护需要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现在承租人、权利人还没有完全承担起保护责任。政府需要细化监督职能。”杨德钧说,有一些确实是历史优秀保护建筑,但由于产权不明晰,没有办法保护。“政府是否能跨前一步保护起来,等今后明晰了产权人,再和他算这笔账,不能因为历史的账没算清就不保护了。”在杨德钧看来,对老旧建筑拆、修方案的审核,尤其是对一些存疑的建筑,应本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结合地方志的记载和相关史料的留存进行反复认真的考证,在决定拆除以前要慎之又慎,避免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对此,市规土部门回应,为进一步加强法规支撑,《上海市历史文化风貌和优秀历史建筑保护条例》修订工作已启动,各类保留建筑将被赋予法律身份,各级政府、产权人、使用人对保护保留建筑的责权也将被明确。
 
  历史建筑该由谁来修缮
 
  市政协文史委在考察中发现,部分优秀历史建筑尤其是老洋房的保护和修缮问题颇多,老房子大修拆除或换掉了很多精美配件,部分已置换出的老建筑修复时,不加考证,画蛇添足,“没有壁炉的房间装了壁炉,没有烟囱的房间也要装一个壁炉”,“真文物变成了假文物”。杨德钧说,在民居大修理时,要格外注意保护原风貌或原配件,必须换的也应保留作实物档案。对确可拆除的老旧建筑,也要注意保存一些比较完整、有继续使用价值的老建筑的构件,用以修缮优秀历史建筑时替用。
  市规土部门表示,对于保护性的保留,如何进行规划和设计,对相关部门是考验。“有一些地方,拆掉一间,整体空间环境会变好,就会选择拆除。”规土部门同时坦承,有一些建筑每修缮一次,就会每况愈下,历史痕迹越来越少。因为“熟练的工匠很少,现在从事修缮的农民工基本没接受过训练”。
  老建筑保护的另一个问题是,由于审批管理权下放,致使修缮水平参差不齐。市政协委员卢永毅说,这两年市里把部分建筑保护修缮工程审批的管理权下放到区一级,据他们长期观察,区县一级房屋管理部门对于优秀历史建筑保护的认识和管理水平参差不齐,有的区专业管理人员相当缺乏,技术力量严重不足,甚至保护意识淡薄。她认为,放权需经充分论证。对此,市住建部门表示,把行政审批权委托给区里,市里保留了专家库、建立统一标准,组织权在区里,可邀请专家参与区组织的评审活动。“我们要适应各方面的需求,审批权限要下放,但不是全部下放。”
  市政协副主席赵雯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