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花灯剧《月照枫林渡》即将登上国际艺术节舞台

  • 2017-07-31
  • 来源:新闻晨报
  台上《月照枫林渡》,女主角“刘荷荷”从渡口“惊魂”而归,二十年的委屈、痛苦、孤独一下全涌上心头:“为什么,二十年、二十载,脚下总是路不平?为什么,又行善、又积德,不幸还是我一人?”
  台下,观众被演员的表演深深打动,纷纷拭去眼角的泪滴。
  贵州花灯剧《月照枫林渡》创作于2003年,如今将成为第十九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贵州文化周的主打剧目之一。对于看惯了越剧、川剧、昆曲、京剧、沪剧的上海戏迷来说,他们能否接受花灯剧?这部剧能否在沪引发轰动?它的魅力又何在?
  时值“多彩贵州文化艺术节”开幕之际,晨报记者采访了该剧的主创,贵州花灯剧院董事长邵志庆讲述了背后的故事:被流行歌曲整整耽误七年的贵州花灯剧院,当初就是靠着《月照枫林渡》挽救了一个剧种。
  被流行歌曲耽误了七年
 
  邵志庆是贵州花灯剧院董事长,贵州花灯戏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也是这部戏的女主角“刘荷荷”的扮演者。她说:“我们团从1993年排完一部花灯戏之后,整整歇了7年没有演过戏,因为当时受到流行乐的冲击,我们都是主要演流行歌舞来谋生,一直到2000年才排了一些小品,2001年演完又歇了。”
  2002年,花灯剧院觉得这样坐以待毙不是办法,终于集思广益,创作了《月照枫林渡》。邵志庆回忆,当初起步非常困难,因为舞台的灯光和声控全都没有,他们找私人借款40万元,又自筹40万元,排了这部戏,没想到在贵州引起了轰动,因为人们意识到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其实最珍贵,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这部剧获得了第三届中国戏剧文学奖银奖,主演邵志庆荣获首届中国戏剧奖“梅花表演奖”等各类殊荣,并将文华奖、梅花奖、五个一工程奖等众多全国性大奖皆收入囊中。“可以说,是这一部戏,挽救了一个剧种。”邵志庆说。如今,各地方政府都很重视非遗的保护和传承,贵州也不例外,因此会有相应非遗保护基金拨给剧院,剧院终于不用为了钱发愁了。《月照枫林渡》走过很多城市,也让更多人认识了花灯剧。
 
  与沪剧有异曲同工之妙
 
  《月照枫林渡》 全剧有八个人物,没有一个坏人,剧中讲述两家酒坊从竞争经营到联合经营,以及主人公情感纠葛的故事,展现了“以和为贵”的中华传统美德。
  虽然花灯剧用的是贵州方言,但是对于看多了川剧的沪上观众来说,贵州方言并不难懂。关键是剧本身与沪剧有异曲同工之妙,皆是靠着声腔的运用和身段的设计,以及精湛、细腻的表演,塑造鲜明、丰满的人物形象。
  花灯剧会更多地借助于扇子和帕子,贵州本土的音乐家罗新民透露,“其实地方剧之间‘大同小异’,都用扇子和帕子。放到大的平台上之后,就会发现,我们必须让扇子和帕子的区别被外界知道,所以需要发展和创新,比如让帕子突然变成大的红绸从天而降,表达人物内心的挣扎。”此外,花灯戏的唱腔里面还借鉴大剧种的板腔体的运用。
 
  邀请上海知青观剧
 
  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中心党总支副书记杨靖透露,今年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贵州文化周会有两场重磅演出,一部是具有贵州当地特色的花灯剧《月照枫林渡》,另一部是《神韵贵州》。“好的剧、好的文化,是没有界限的,参加上海国际艺术节,就是走得更远的第一步。”作曲家杨小幸说。
  杨靖还透露,贵州文化周期间,还会邀请当年在贵州生活过的上海知青观看这两部大剧,“贵州文化周一定能够打动上海市民,全方面来理解上海和贵州人民的深情厚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