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精品展昨日揭幕

  • 2017-08-03
  • 来源:文汇报
    翩翩公子王宠要自己种地;聪慧过人的祝允明写得一手好文章,但得到的酬劳不理想;“风流才子”唐伯虎曾被卷入科场舞弊案……“遗我双鲤鱼———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精品展”昨天在上海博物馆揭幕,展出的49通明代吴门文人间的往来书信,为人们呈现了艺术史之外他们的“世俗生活”。这批书信大部分是首次公开亮相,涉及唐伯虎、文徵明、祝允明、王宠等50余位明代吴门书画家,从中可以看到他们与普通人一样,也要周旋在各种繁杂的事务之间,时代的风云与人间烟火他们无不沾染,甘醇与涩苦他们都要承担。
 
    书札虽小,但可以小中见大
 
    “书札虽小,但可以小中见大!”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说,书札具有史料和艺术的双重价值,可以非常鲜活地反映当时人的真实生活状况,也体现了作者最原始而不假修饰的书写习惯与书法面貌。上海博物馆收藏有大量明代名人信札,尤其是明代吴门地区书画家的信札,不仅数量众多,而且异常精美。这些信札的内容上至朝政民生,下至家事儿女,或文章酬唱,或艺苑交游,几乎无所不包,是对当时书画家的生平、经历、交游、艺术思想、审美情趣,乃至整个时代的文人生活与艺坛风尚的最直接、最鲜活的反映。尤其是其中记录的很多比较私密的资料,在经过修饰的史料里面通常不包含的,因此十分珍贵。
 
    以明代中叶著名书法家王宠为例,他长得英俊,书法作品也很潇洒,给人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然而,此次展出的王宠写给兄长王守的信却透露,他生活不易,需要自己种田。其中的一封信,以现在语言翻译出来,大意如下:“去年我们家越溪庄有百十来亩田,租给人家种非常不合算,因为租给别人种入不敷出。今年我将田重新分配,多少给别人种,剩下多少我跟两个仆人自己种,今年收成很好不亏了。”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王宠很得意自己规划做得这么好,告诉在外做官的哥哥说这样的处置办法可以沿用下去。而在另一封信里,他向哥哥诉苦,说家里缺钱,分别向什么人借了多少钱,有些人的钱卖了米得了银子就可以还上,有些人的钱要拖到明年了。
 
    时代的风云与碎屑,他们无不沾染
 
    “王宠一直处于这种焦虑的状态之中,所以他并不是在艺术世界中表现出的那么超凡脱俗的,甚至他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还要认真计算,怎么才能收支平衡、把日子过下去。”上海博物馆书画部副研究员、负责这批书札的整理与研究的孙丹妍告诉记者,古时的文人、书画家也有他们不得不面对的生活状况。
 
    比如,此次亮相的“明四家”之一的文徵明写给妻子的一封家书,主要内容是询问家中事宜,问银钱是否够用,并且叮嘱妻子在银钱上不要跟家人计较。吴门画派创始人沈周在写给祝允明的信中透露,祝允明写的一篇文章妙句令人惊叹,但是酬劳却很少……
 
    展厅正中央,一张人物关系图引人关注,这是孙丹妍为此次展览专门制作的。“最开始整理和研究这批书札,有一个很大的困惑,里面的人物关系太复杂,但画了这张图以后清晰了许多。”孙丹妍说,这批书札虽然涉及50多个人物,但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密,两个人总有一条线可以将他们联系起来,如姻亲、师生、朋友、同僚、父辈世交等。而明代吴门地区艺术风格的传播与盛行,和当地文人愿意抱团、愿意提携后辈、愿意一起向上发展的风气是分不开的。
 
    明朝弘治十二年 (1499年) 二月,发生了一起震动朝野的科场舞弊案。其时会试刚过,尚未发榜,有人弹劾会试考官程敏政徇私泄题,收受江阴考生徐经及苏州考生唐寅的贿赂。虽然此事捕风捉影、毫无凭据,但弘治皇帝仍然高度重视,并永久剥夺了唐伯虎和徐经参加科举考试的资格。在此次展出的明代名臣、书法家吴宽写给欧信的书札中,他不仅为同乡唐伯虎鸣不平,还恳请照顾唐伯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