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创世神话”首批主题画亮相

  • 2018-05-09
  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工程的第一批50多幅主题创作已经完成。上周,部分作品在上海中国画院美术馆亮相,一幅幅神话巨制风格多样、气势恢宏,叫人赞叹。据悉,其余部分作品仍在创作之中,创作组还将再留一些时间打磨作品。上海文联主席、创作工程组委会副主任施大畏表示,“好题材需要我们不断地打磨,才能为打造上海文化品牌提供可能性”。
 
  民族文化与画家个性相融合
 
  “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和文化传播工程”美术作品主题创作第一批签约于2016年5月。全国知名画家刘大为、冯远、施大畏等积极投入创作、打磨精品,北京、山东、西藏、内蒙古、新疆、深圳、浙江等地画家纷纷拿出佳作,上海画家也精心构思,反复修改,精益求精。这些创世神话创作不仅融汇各民族文化,还充分发挥了艺术家个性。
  张培成的《涿鹿大战》描绘了一场壮大雄奇的战争场面,人物之多,元素之丰富,令人目不暇接。该作品吸收了很多壁画元素,画面壮观苍凉,让人站在画前仿佛能听到铮铮号角。“我喜欢壁画的朴素感、历史感和力量。艺术最本质的就是力量,人物造型也强调彪悍、有力量的感觉。每个人的艺术感受最要紧,我要求整个画面动人心魄。”张培成认为,创作神话题材是民族文化自信的表现,它让艺术家有可以想象发挥的空间。对于在创作中吸收古代壁画最原始、最有生命力的东西,他表示,“我们把民族最初的东西赋予今天的思想,对艺术的发展,对创造今天时代的艺术,都是非常有益的探索。”
  马小娟则画了她早就想创作的题材《精卫填海》。她说,《精卫填海》的故事很励志,所以不想把精卫画得太痛苦。“我想表现一个少女从海浪中羽化成神的感觉,她是阳光的,有美感的。”画面中,精卫头戴花环,洁白的羽翼和白色衣裙融为一体,神圣又高洁。
  画家洪健以《神农尝百草》来礼赞中华创世神话的精气神。他的二联画作分为了《访草·尝草》,描摹出在一种原始环境中的英雄的形象,诗意的画面跳出一片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原始生机。画家在画面上添了白鹭,以此象征中华民族的希望。“神农尝百草的神话色彩没有其他故事那么浓,我让人物处在自然氛围中,表现几千年前人与自然亲近合一的状态。”
  画家韩硕的《羿诛猰貐》几易其稿,还在做最后的打磨。“也许是因为我想得很多,小稿画得也多。而且这次好几幅作品都和后羿有关,如何拉开角度,画出和别人不同的东西也需要反复思量。”为了塑造理想的后羿形象,韩硕关于后羿射箭的姿态都反复研究调整。
  施大畏在此次创作中完成了《共工怒触不周山》和《鲧的故事》,身为工程组织者之一的他表示,“我觉得很欣慰,感恩伟大时代,让艺术家有机会在这个平台上发挥自己的能量,为平台留下精彩作品。创作工程也让每个艺术家都在更高层面上,思考如何表达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画创世神话画出生命的涌动
 
  “画中华创世神话,起初大家可能不太理解,渐渐地,大家的创作变成了一个自觉的过程。”在第一批50余幅主题画创作作品中,施大畏欣喜地看到,“每位艺术家的角度不一样,风格不一样,理解不一样,但大多让我看到了一种情感的流露。这是难能可贵的。”
  内蒙古画家海日汗画《龙狗槃瓠犬的故事》,采用了草原艺术特有的表现方式,让人感觉与天空的距离特别近。西藏画家巴玛扎西画《龙的变形》,则带有少数民族地区对于图腾的独到理解。田黎明画的《嫦娥奔月》,融入了印象派的元素,给人一种宇宙般的全新感受。李朝华画《天梯建木》,交出了两张截然不同的、完完整整的油画稿。以人物画见长的唐勇力这次画的《六畜兴旺》,以动物形象为主,很有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纯净自然。
  曾经在创世神话连环画系列创作中有过不错表现的青年画家罗玲,前段时间生了一场大病,交出的《羿诛修蛇》画稿却令人眼前一亮,洋溢出年轻人特有的快乐、浪漫。旅美画家谌孝安画《小国寡民》,特意买了阿城写的《洛书河图:文明的造型探源》来翻阅,把漂泊海外多年的那种想家的感觉融入画中。
  施大畏说,这些作品充分发挥了艺术家的个性与创造力,有的作品还很当代,有近乎抽象的东西;而神话本来就是想入非非的,各种想法都可以放进画面。
 
  创作之外打磨也是重要环节
 
  日前,《全力打响“上海文化”品牌加快建成国际文化大都市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发布,将深入推进“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与文化传播工程”列为46项抓手工作之一,这也为工程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与文化传播工程自2016年1月启动以来,美术组以小小的连环画作为开端,已经出齐的全套30本连环画,一本讲述一个神话故事。目前,100幅主题“大画”创作完成过半,受到评委专家一致好评,第二批大画也将陆续签约创作。不过,施大畏同时表示,创作之外,打磨也是重要的环节。他说:“我们并不急着将作品快速赶制出来,马上集结办展,而是希望将它们交给社会,让它们经看,拥有流传下去的感染力。这需要创作者们沉下心来,耐心打磨。”在他看来,创世神话这样的创作题材不能浪费,好题材可以成为艺术家一生的创作主题,“一个好的题材要能留在博物馆里,成为一个时代的精品。”
  接下来创作组将组织画家观摩座谈,对不满意的作品“回炉”修改,并组织学术座谈会、观摩其他文艺形式的神话作品,帮助画家完善提高。施大畏说,“画大画,需要投入情感,不断完善知识结构,不断打磨。不管什么风格,走到极致就是成功。希望这样的题材创作,最后能变成画家自身存在价值的满足。”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