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新音讯 >> 2006第3期 >> 正文  
 
小提琴制作在中国

  这不是某个工厂车间,而是上海音乐学院提琴制作专业的教室。28岁的王蒙,是毕业于黑龙江艺术学院小提琴专业的本科生。凭着之前的专业训练和对提琴制作的兴趣,去年,他顺利到此进修小提琴制作专业。

  除了这里,中国目前还有中央音乐学院和沈阳音乐学院拥有小提琴制作本科专业,四川和广州的音乐学院,也将设立这一专业。

  “谭抒真院长是中国小提琴制作的开创者。”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华天礽,是谭抒真的学生,现在也成为了小提琴制作专业的教授。1978年恢复高考期间,时任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的谭抒真创立了小提琴制作专业,华天礽成为中国第一代该专业的本科生,并成为第一批到海外学习提琴制作的留学生。“跟随谭院长学习的四年,可以说改变了我们的一生。”当年在谭抒真门下学习的“十大弟子”,除华天礽留在国内任教,其余都散落到各个国家,成为当地小提琴制作的专家。谭抒真曾获得旧金山名誉博士学位,这是我国文艺界继梅兰芳后50年的第一人。他还在纽约获得交响园地奖项,在谭抒真之前,只有三人获此殊荣:梅纽因、斯特恩和柯普兰——都是20世纪国际乐坛最有影响的人物。

  2004年,上海音乐学院迎来75周年校庆之时,谭抒真95年的音乐生涯安静地划上句号。56位散布各地的旅美校友前所未有地自发组织了治丧组织,来自世界各地的唁电,都是谭抒真教出的学生。李岚清和北京、上海的领导为这位具有国际威望的音乐家送上了花篮。“临走之前,谭院长还有尚未完成的作品,做琴和拉琴,已经成为支撑他生命继续下去的动力。”在上海音乐学院乐器工厂,35岁的秦伟玉还记得,90多岁的老人每周都要到工厂环视,或拉上一段听琴的音色,或主动释疑传授经验。“没有他,中国不会发展成为小提琴生产大国”。回忆起30多年来与谭抒真的交往,华天礽几度哽咽。尽管自己已身处相同职位,“谭院长”还是他心目中恒久不变的称呼。

  (1)谭抒真,创立中国小提琴制作专业第一人

  上个世纪20年代的上海,正是中西文化交融时期,作为西洋乐器的小提琴是只有外国人才能掌握的乐器。当时的上海工部局乐队,也全部由外国乐师组成。1923年,在北京念高中的谭抒真听到一场小提琴大师克莱斯勒的音乐会,由此激起对音乐的兴趣。在青岛跟随外国人学习几年小提琴后,上世纪30年代,谭抒真到上海加入工部局乐队,成为最早进此团的四位中国演奏家之一。

  “当时的琴行都是外国人开的,买琴、修琴都是非常贵的价格。”华天礽说。碍于高价限制,谭抒真开始自己修理小提琴,并萌发了制作一把小提琴的念头。1937年,靠着书籍上的原理和跟随国外制作师(当时已有来自欧洲的制琴师常驻上海)的观摩,谭抒真做出了自己的第一把小提琴,“这是我们现在可以见到的,由中国人自己制作的小提琴。”华天礽说,在他学生时代,这把琴就是他们的学习样本。就算以现在的眼光来看,这把琴也完全能经受专业检验。做出第一把琴后,谭抒真在家里办起了自己的提琴制作室,凭借自己在专业交响乐团的身份,接触了很多意大利和法国的名琴,由此掌握了许多经验。

  新中国成立后,贺绿汀筹建上海音乐学院,谭抒真被任命为第一任副院长,负责招生、聘请老师、主持开学等工作。但他面临的问题是,所有学生都没有小提琴,仅靠进口又不可能。在贺绿汀的支持下,谭抒真创办了乐器制作室,开始培训乐器制作人才。1951年招入上海音乐学院的朱象教,就是谭抒真当年的第一位学生,“那时不像现在的学生有教材,有学历,就像师傅带徒弟一样,我就跟着谭院长做。”当年招的两个人中,有一个吃不了苦,待了两天便走了,朱象教一人留了下来,在上音乐器厂一待便是54年。如今已是80高龄的朱象教,仍在乐器厂任乐器研究所副所长和顾问。随后,谭抒真又办了提琴制作培训班,从广州、北京等地各招收一名学员,这些人后来都开设工厂,成为全国各地小提琴生产的主要力量。

  与古琴、古筝等传统乐器在“文革”期间遭受“破四旧”的厄运相反,在上个世纪70年代,中国小提琴的产量达到空前高峰。“百货商场还没营业,门口就排起长长的队等待买小提琴。”华天礽以此来形容小提琴热潮,“这一幕不光在上海出现,也是全国许多大城市的状况。”“文革”期间,毛主席鼓励创造更多的样板戏,很多从学校出来的知识青年意识到,只要会拉琴唱戏,就可以进入文工团或宣传队,不必再上山下山,“这恰恰促进了小提琴的发展和普及。”华天礽说:但与生产高潮相左的是,此时的小提琴制作水准大多粗劣。“文革”期间谭院长作为‘反动学术权威’被关进牛棚,没有他的指导,小提琴制作也完全缺乏与国外的交流,自我封闭。华天礽说,当费城乐团1974年首席访问中国时,就诧异于中国制造的小提琴是“皮鞋盒子”——造型与西方一样,却毫无音色美可言。

  1978年,经历“文革”浩劫的谭抒真教授已是70岁高龄。在全国高校恢复招生的形势下,他立即创立了小提琴制作专业的本科。就在这一年,经历了8年云南上山下乡磨砺的华天礽,选择了这个陌生的专业,作为自己重返校园的起点。(未完待续)

  

作者:吴 丹
 
东方网(www.eastday.com)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打印    收藏